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养生之道 > 养生科学 >

世界上最危险的极限运动,想玩?光是有钱、有脑子还不够…

文章标签:阿华的人世界上极限运动安全   文章来源:中国传统文化   发布时间:2020-05-23 04:32:04

在张家界天门山失踪6天后,95后翼装飞行女大学生被找到,已经没有生命体征。惋惜、疑问、抨击……网络上对于这件事的争议不断发酵,有些针对逝者,有些则直指以翼装飞行为代表的极限运动。

世界上最危险的极限运动,想玩?光是有钱、有脑子还不够…

5月18日的新闻报道截图

头顶“烧钱”“作死”两大标签,极限运动难道真的罪大恶极?这背后,是层层误解还是血淋淋的现实?

恰好,翼装飞行训练生阿华要参加实验班,不妨跟着他来一场实地探访,用3堂课来解密。

世界上最危险的极限运动,想玩?光是有钱、有脑子还不够…

课前预习:你跳伞几百次了?

主人公阿华对于翼装飞行有种狂热,为了能够顺利进入“实验班”,做足了功课。

开班之前,他和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一起在操场等待安排。这些人大多很友好,但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噫,怎么会有中国人?”。更直接一点儿的,大开嘲讽模式,劝阿华不要带着玩票心理来这里冒险。

对此,阿华没气恼,展示了自己因高空跳伞25次拿到的跳伞执照。然后又拿出了第200跳时,用来留念的照片,打消了大家的疑虑。

从跳伞角度讲,翼装飞行是跳伞运动的一个分支;从翼装飞行角度讲,跳伞是它的基础。所以严格意义上,阿华具备了翼装飞行的学习“资格证”。

理论课:会飞的不一定长翅膀

正式上课后,阿华说,大家都听得很认真,哪怕是枯燥的理论知识,也会做笔记。比如,人类作为智慧型生物,最擅长从大自然中或其他生物体上“偷师”。像模仿翠鸟嘴巴的新干线列车、灵感来自蝙蝠和鼯鼠的翼装飞行……

世界上最危险的极限运动,想玩?光是有钱、有脑子还不够…

翼装飞行——仿生学的应用

简单来说,翼装飞行就是指跳伞运动员身着翼装,从高楼、悬崖、飞机等目标上跳下,借助翼装飞翔直至达到安全高度,打开降落伞落地。

阿华在这里解锁了翼装的一个新名字——飞鼠装,据说能够飞起来主要归功于特有的翼膜构造。不像蝙蝠翅膀上的薄膜,在翼装中,翼膜通常是穿戴者腋下和双腿间的冲压式膨胀气囊。它们由高密度尼龙材料制成,韧性强、张力足,能够充满空气,靠着空气阻力,在减缓下降速度的同时形成飞行动力。

世界上最危险的极限运动,想玩?光是有钱、有脑子还不够…

翼装的简单解析图示

翼装结构优势、详细的空气动力学原理等讲解还在继续,但理工科不好的阿华有些走神。“我们用身体摆动、调整手臂和双腿来转弯,或者是改变速度。”旁边的大个子也在开小差,不过顺着课堂内容,兴奋地给阿华透露自己知道的知识。他还热心地询问阿华,需不需要代购翼装飞行装备,最低可以打85折。

一件翼服价格在1000~1500美元,包含头盔、摄像头、高度表、伞包等的整套装备还要更贵。这样算下来,折扣货确实挺诱人。要钱还是要命?阿华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决定拒绝同座的好意。

毕竟真正飞起来,每小时190~220公里的速度可不是开玩笑,和地面上跑的动车组都差不多了。万一搞不好,翼装被风击破,阿华可不想把第一次上天飞行变成“上西天”。

历史课:不存在100%的安全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阿华的灵魂和身体都有些吃不消。他被不断灌输理论知识,还参加了大量的地面训练任务,为了最终的两项考核——安全课程和理论考试测评。

终于拿到“合格”通知时,阿华有点儿激动。不过,这种激动没持续多久,就险些被历史课浇灭了即将飞行的热情。准确来说,阿华被吓到了。他学完历史课,觉得翼装飞行的历史是探险家的血肉写成的。

最早进行这项运动的是法国人,有传言说是位裁缝。1912年,他从埃菲尔铁塔跳下,带着“弗莱德马西装”走向了生命的尽头。那套服装,其实称不上最早的翼装。

谈得上有里程碑意义的是1978年,美国人卡尔·波内什穿着根据现代气动学原理改造的服装成功从3000米高空跳下、落地。在他之后的飞行生涯中,翼装也在不断优化,直至1984年,他在一次飞行表演中殒命。

之后“尝鲜”的也不少。不过翼装的历史真正清晰起来,还得是商业化以后。1999年,芬兰人亚力·阔斯曼和斯洛文尼亚人罗伯特·佩尼克共同研发出安全的翼装。阔斯曼还创办了世界上第一家翼装装备公司“Birdman(鸟人)”,使翼装飞行运动正式进入商业化时代。

商业化让涌进来的人变多了,飞行事故也增加了。

2013年,一名参加世界翼装飞行世锦赛的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试飞过程中不幸坠落。坠落选手来自匈牙利,事故原因可能与“试飞过程技术失误”有关;

2019年,NASA科学家在沙特阿拉伯死亡。他当年7月还带领团队获得英国翼装冠军。家人称:“他在最热爱的跳伞运动中失去了生命……”

课堂上展示了一组BASE Fatality Statistics数据。上边显示,在翼装飞行中,低空翼装飞行的死亡率远高于高空,大约每500~1000跳就有一例死亡,是高空翼装飞行的5~8倍。事故原因或是降落伞未打开,或是大角度转弯失误,或是气流风向失控,或是躲避山体等障碍物不及时……

看到这些,阿华心里有些打鼓,那些牛气哄哄的大佬都做不到100%安全着陆,自己又有几成把握?再者,死亡率这么高,大家为什么还前赴后继?

很快,心理课给了他注入一针安慰剂。

心理课:翼装飞行安全指南

“你怕死吗?”

当然怕。起初想要学习翼装飞行,阿华是抱着和玩跑酷、滑板等差不多的心态,想享受那一跃的自由、多巴胺分泌带来的幸福感。只不过危险性高一些。

但听完心理课,阿华又觉得没关系。有自知之明、懂得适可而止可以看作他的优势。

他是老师口中那种足够理性的人,会考察好地形、天气,评估好自身能力,再去尝试。比如,在阿华看来,空旷的澳洲很适合他去实践,张家界天门山这种地方就万万不可,没有足够的经验、专业程度不达标很容易出事。

阿华说,想要减少出事的概率,直觉是一个很重的参考点。就好像,在半米远的地方画条线,成年人直觉一步就可以迈过去。距离增加到1米远,助跑一下,也不难办到。那2米、3米、4米呢?大多数人不会觉得,自己可以了。

大家对于自己的安全极限,都有相对保守的直觉。这不是玩高难度运动者的专利。平时像蹦极、跑酷、翼装飞行等,外行人看起来危险的活动,其实很大部分都还在玩家的安全极限范围内。聪明的人,一旦觉得办不到,会及时踩刹车,认怂保平安在这里同样适用。

几乎所有的运动都是一个打怪升级的过程。今天学跑步,明天去挑战马拉松,这种行为和勇气不沾边,更像是作死。极限运动危险吗?危险,但它的妖魔化一定程度上源于,没“自觉”的人想一口吃成胖子,却把自己撑死了。

阿华说,他不会,也希望大家都不会。

那未来会介意外界对极限运动的不理解吗?阿华果断地说,也不会。“很多人不理解,但不会去干涉。这种尊重才是人类的美德。”

(故事情节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由长安信托特约赞助的大型人物专题纪录片《我是科学人》全网上线,欢迎观看。

传承科学精神,汲取榜样力量。

热点排行>>
图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