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百科 > 哲学思想 >

老子讲的不是哲学思想,而是一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

文章标签:行为模式心智显性心理   文章来源:中国传统文化   发布时间:2020-03-25 03:37:59
老子讲的不是哲学思想,而是一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

专栏导语

被通假字通假过的通行本《道德经》,并不是老子的《道德真经》,把《道德真经》从通假字中解放出来,我们才能看到真正的《道德真经》。

我们在本专栏的第二篇文章中,为大家解读了老子对“重叠结构世界”构成的详细论述与图解。

老子讲的不是哲学思想,而是一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

请看上图,这可能是到目前为止,人类唯一最直白的对“重叠结构世界”构成的详细图解。这就是很有名的“道生一”篇中所描述的情景。

之后,我们在第六篇文章中,为大家揭示了“重叠结构人体”中的一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

老子讲的不是哲学思想,而是一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

请看上图,这张图揭示的是“欲神不死”、“圣人不仁,以百省为刍狗”的内涵。在通行本《道德经》中“浴”字被“谷”字通假了,“省”字被“姓”字通假了,幸亏在《帛书·老子》中保留了“省”字。“圣人不仁,以百省为刍狗”这句句子的意思,就是在讲述一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

在通常情况下,包括人在内的万物,都是以“显性人(物)体”为主导,操控整个“重叠结构人(物)体”。

但是,经过“心智系统转换”练习以后,练习者会进入另一种全新的“心理←→行为”模式,“感知的主体”能摆脱“显性人体意识”与“隐性人体意识”的掌控,进入“隐性世界”感应“系统自动力”。

在“感知的主体”感应到“系统自动力”的同时,“潜意识”会操控“隐性人体”同步顺应所感应到的“系统自动力”。

这样,“隐性人体”就成为整个“重叠结构人体”行为的主导,而“显性人体”只是跟随着“隐性人体”在行动。

“显性人体”与“隐性人体”在这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中的关系,就好比“衣服”(显性人体)与“衣架”(隐性人体),“衣架”动,“衣服”也动,“衣架”不动,“衣服”也不动。也就是说,决定“行动”的意识与力量,都来自于“隐性人体”。

这种“心理←→行为”模式是我们所不熟悉的,却是《道德真经》中极为重要的内容,老子在《德经》第一章的第二句中,就对这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进行了极为详细的介绍。

《德经》第一章的第二句原文:

帛书甲本:上德无〔為而〕无以為也。上仁為之〔而无〕以為也。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也。上禮〔為之而莫之應也,則〕攘臂而乃之。

帛书乙本:上德无為而无以為也。上仁為之而无以為也。上德為之而有以為也。上禮為之而莫之{冫應}也,則攘臂而乃之。

王弼本: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下德為之而有以為。上仁為之而無以為。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上禮為之而莫之應,則攘臂而扔之。

【注:上文中〔 〕内为帛书版残缺字。{冫應}为一个字,因字库中缺字,用{}表示】

一、“无為”不是“無為”

在解读这段句子之前,我们先要为大家理清几个概念。第一个概念就是“无為”。

我们对“无為”的理解,基本上都来自于通行本《道德经》中的“無為”。因为推广使用简体字的原因,“無為”又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无为”,“无为”的“无”字恰恰是《帛书·老子》中所用的正体字“无為”。

我们在上一篇文章中已经分析了“无”字。“无”字是甲骨文“元”字的变化字形,表示的意思是:在“重叠结构世界”中的人,“感知的主体”摆脱了“显性人体意识”与“隐性人体意识”,进入到“隐性世界”中。

老子讲的不是哲学思想,而是一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

【现在只需1元,就可购买本专栏《解放“道德真经”》,跟着老子学习“心智系统转换”】

【关注“心智玩家”,踏入真正“老子的世界”!】

所以,“源头甲骨文”字义的“无”字,并不表示“没有”的意思,与“無”字没有任何关系,二者是不能通假的。“无為”与“無為”也是二个字义完全不同的概念。

因此,大家一定不要再受“無為”字义的影响,“無為”与“无為”一点关系都没有。“無為”就是“没有行为,不作为”的意思。

而“无為(无为)”就是表示那种全新的“心理←→行为”模式。在这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中,“心理←→行为”的重心,已经不在“显

性人体”与“显性世界”中,而转移到了“隐性人体”与“隐性世界”中,所以是“无為”。

二、德、仁、義、禮是对“心智系统转换”练习更为详细的论述

其他几个需要理清的概念,是在这段句子中出现的“德”、“仁”、“義”、“禮”,这四个字其实是老子对“心智系统转换”全过程更为细致的论述。

老子讲的不是哲学思想,而是一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

请看上图,上图中间部分是“圣人不仁,以百省为刍狗”这一句句子内含的结构图。左起第一个字是甲骨文“百”字,右起第二个字是甲骨文“省”字,“百”字与“省”字之间的通道,就表示“心智系统转换”的全过程。

我们在第八篇文章中已经为大家介绍过,在《道德真经》中,与“心智系统转换”相关的内涵,都可以用“德”字来表示。

在《德经》第一章的第一句“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中,老子把“心智系统转换”的全过程,从“德”的角度,分为:“有德”、“无德”、“失德”、“上德”四个站点。上图下半部分的那四个字,分别是甲骨文的“有”、“无”、“失”以及现代汉字“上”,就表示这四个站点。

在《德经》第一章的第二句中,老子对这四个站点的练习重点,进行了更为深入的揭示,认识了这四个字的真正内容,对练习者在这四个站点上进行练习会有非常大的帮助。上图上半部分的“禮”、“義”、“仁”、“德”就是对这四个站点练习重点的概括。

上图,上半部分的“禮”、“義”、“仁”、“德”与下半部分的“有”、“无”、“失”、“上”是相对应的。

由于本文重点介绍“无為”的内涵,所以,对“禮”、“義”、“仁”三个字的介绍,我们会放到后续的文章中进行。

三、“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也……”全句解读

1、“上德无為而无以為也”

这句中的“德”是指“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的第四站点,也就是完成“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的最高一站。“上”字表示“进程”的意思。所以,这句中的“上德”表示的意识是:“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的第四个阶段。

这句中的“上德”与第一句“上德不德”的“上德”,在内涵上并不相同。

这句中的“无为”是指在“心智系统转换”练习过程中,所产生的全新“心理←→行为”模式。

这句中的“而”字用来表示承接后续对“无为”的进一步解释。

这句中的“无以为也”的“以”字,是个甲骨文字义的字,本义是“才出生未断脐带的婴儿”的图示,表示的意思是:母体与子体之间的连接。

在“无以为也”这句中“无”是母体、是主体,“为”是子体、是从体。“为”是指“显性人体”的行为。

“无以为”的意思是:从“隐性人体”或者“隐性世界”中操控“显性人体”的行为。“也”是语气助词。

“上德无為而无以為也”这句句子的意思是:在“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的第四个阶段,“心理←→行为”模式是一种全新模式:无为,从“隐性世界”操控“显性人体”。

2、“上仁為之而无以為也”

这句中的“仁”字,表示的意思是“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的第三个站点,也就是达到“上德”之前的那个“登顶突击平台”。

“上仁”的“上”字表示的意思是:“继续向上”的进程。所以,“上仁”表示的意思是:从“仁”站点继续向“德”站点转换的进程,也就是“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的第三个阶段。

这句中的“为之”,并不表示“‘显性人体’的作为”的意思,表示的意思是:运行“无為”这种“心理←→行为”模式。

“无以为也”的意思与前句一样,不再重复解读。

所以,“上仁為之而无以為也”这句的意思是:当“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练到第三个阶段的时候,练习者的“心理←→行为”模式首先发生了转变,已经能应用“无为”这种全新的“心理←→行为”模式了。

老子在这句中告诉我们:在“心智系统转换”的练习过程中,“心理←→行为”模式会先于“心智系统”完成转换。

3、“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也”

这句中的“義”字,表示的意思是:“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的第二个站点。

“上義”的“上”字,字义与“上仁”的“上”字的字义相同,也表示“继续向上”的意思。“上義”表示的意思是:“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的第二个阶段。这句中的“为之”表示的意思依然是:运行“无为”这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

这句后半句与前二句后半句不同的是,在这句中“有”字替代了“无”字,“无以为也”变成了“有以为也”,为了便于大家理解,可以把这个“有”字理解为:“显性人体”上的力量。

请注意,这个“有”字在这里只表示“‘显性人体’上的力量”的意思,不包括“‘显性人体’上的意识”。为什么不包括“‘显性人体’上的意识”?我们会在文末的小结中一起讲。

“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也”这句的意思是:在“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的第二个阶段,练习者已经开始能运用“无为”这种全新的“心理←→行为”模式了,只是用得还不够彻底,“隐性人体”上的力量还没有练出来,所以,在第二个阶段中,即使已经能运用“无为”模式了,但是,还要用到“显性人体”上的力量。

4、“上禮為之而莫之應也”

这句中的“礼”字表示的意思是:“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的第一个站点。“上礼”表示的意思是:“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的第一个阶段。

“为之”依然是指:运用“无为”这种全新的“心理←→行为”模式。但是,与前面三句的“为之”在含义上有所不同,前面三句中的“为之”,是实实在在的运用,而这句中的“为之”,其实是“练习者想运用,但用不了”的意思。

因此,这句后半句就讲了“莫之应也”。练习者想用“无为”这种全新的“心理←→行为”模式,可是用不了,“无为”模式没响应。

所以,“上禮為之而莫之應也”这句的意思是:在“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的第一阶段,练习者只是知道有“无为”这种全新的“心理←→行为”模式,但是,还没有练出效果,所以“无为”这种全新的“心理←→行为”模式是不会响应的,练习者依然处在原有的“心理←→行为”模式中。

而后一句的“攘臂而乃之”,就是练习者要学会“无为”这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所采用的基础练习方法。

“攘臂而乃之”被通假字通假成了“攘臂而扔之”,意思完全变了。“乃”字的解读需要一定的篇幅,我们将在后一篇文章中为大家解读。

小结

老子在《德经》第一章的第二句中,就为大家详细介绍了“无为”这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以及这种模式在“心智系统转换”练习过程中产生的规律。

老子讲得很明白,在“心智系统转换”练习的第一阶段,是不会体验到“无为”这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的,要到第二阶段才能体验到,而要到第三阶段才会完全运用。

其实,老子所讲的第二阶段的“上義为之而有以为也”,在现实中,就有不少人有过类似的体验。

比如,一些顶尖的表演艺术家、演奏家、演唱家、舞蹈家、书画家,以及顶尖的体育运动员都有过类似的体验——“忘我”状态。

在“忘我”的状态中,“显性人体意识”不发挥作用了,但是,“显性人体”的行为,依然会运用“显性人体”上的力量,表现出最佳的表演、创作、比赛状态。

这种“忘我”的状态,与“上義为之而有以为也”很相似。

老子讲的“无为”就是一种全新的“心理←→行为”模式,在中国比较久远的古代,有一段时期,人们普遍学习运用这种全新“心理←→行为”模式。《庄子·养生主》中所讲的“庖丁解牛”,庖丁所用的就是这种全新的“心理←→行为”模式:“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

在历史上,王羲之描述的书写体验,苦瓜和尚讲的“一画之道”中的“虚腕”,以及王宗岳在《太极拳论》中讲“由着熟而渐悟懂劲,由懂劲而阶及神明”,讲的都是“无为”这种全新的“心理←→行为”模式。

我们今天重新发现这种模式,对于提升现代人在技能、技艺的训练水平上,会有极大的帮助。

而且,对于提升现代人的战略、创新思维能力,也有极大的帮助。“有以为也”的“有”放到我们的思维实践中,可以理解为“语言性思维”。

人在深度思考时,所用的大多是“语言性思维”,这种“语言性思维”在深度思考时的主体,不是“显性人体意识”,而是“隐性人体意识”。

也就是讲,一个人如果懂得了“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也”,那么,这个人就能在深度思考中,用“语言性思维”去触发“无为”这种全新的“心理←→行为”模式中的思维模式。

对于思考者来讲,如果能触发“无为”这种思维模式,这个人的战略、创新思维能力,就将获得突飞猛进的提升。

人类历史上,推进人类文明进程的那些精英,都是因为在自己的天赋中、无意中触发了“无为”这种全新思维模式,才成就了TA们。

那么,当更多的人,能通过练习,“自主”触发这种“无为”思维模式,人类社会会变成什么样?人类文明必将进入全新的一页。

热点排行>>
图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