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六合宝典 > 奇门遁甲 >

故事:古代志怪故事——遇骗不愠,奇门遁甲

文章标签:老翁奇门遁甲朋友盐城故事   文章来源:中国传统文化   发布时间:2020-03-24 11:16:44

遇骗不愠

湖州人朱新甫,咸丰庚申年,为了躲避刀兵,借住在吴江县的莘塔镇。

有一次去茶馆喝茶,看到一个人扶老携幼,对着一个老翁磕头。一边说一边哭,非常凄惨的样子,老翁却无动于衷。朱某有点好奇,就走上前去问。跪着的人说:“我和这个老翁都是盐城人,我去年带着家眷来这里卖咸鱼,被强盗打劫,幸亏没有伤到家人,沿街乞讨活到现在。这个老翁今天要回盐城,求坐他的船一起回去,他不同意。想到一家老小要饿死他乡,不由的哭泣。”老翁说:“带着你们也可以,但是一千多里路程,途中吃饭等费用得七八千钱,我也是小本买卖,负担不起呀。”

朱某很可怜他,就拿出六枚洋钱送给了这个人。那些人走后,茶馆里有人嘲笑他说:“你被骗了,老翁和那家的七个人都是一伙的骗子。”朱某不相信。

一天晚上,到河边溜达,看到有个带篷的船停泊在岸边。

故事:古代志怪故事——遇骗不愠,奇门遁甲

船舱里笑语喧哗。隔着窗户偷着窥探,原来是跪地求救的一家人和那个老翁,他们喝酒谈笑,非常融洽快乐。朱某这才知道茶馆的人说的是真的,不由大怒,转念一想,他们是骗人,但我的确是在做好事啊,对我有什么伤害呢?于是不加理会,自行离开。

过了五个月,贼寇到来,百姓纷纷逃命,到了河边,岸边没有船,百姓死伤甚众。朱某和妻子正彷徨无措,忽然看到一个小船,划船的正是以前的那个骗子。朱某大声呼喊,那个人就把夫妻二人接到船上救走了,朱某送了很多钱感谢他。

故事:古代志怪故事——遇骗不愠,奇门遁甲

【原文】湖州人朱新甫,于咸丰庚申岁避兵吴江县之莘塔镇。偶坐茶肆,见有一人扶老携幼,叩头于五十余岁一老翁前,且哭且言,情状甚迫,而老翁夷然不顾。朱怪而问之,曰:“吾与此翁,皆盐城人也。吾去岁挈眷属,操小舟,来此卖奄鱼,为贼所劫,一家七口,幸而不死,乞食为活。今遇此翁适将北反,求附其舟,此翁不许。行将作他乡饿莩,是以悲耳。”翁曰:“附舟可也,然自此至家乡千余里,尔一家七口,途中食用须钱七八千,吾亦小经纪人,岂能任欤?”朱恻然悯之,即探囊取洋钱六枚付此人,乃谢而去。茶肆中有人笑曰:“君受其欺矣。此七人者与老翁皆一党也。”朱犹未信。一夕,有事于河干,见数小舟泊焉,篷窗之下,酒肴罗列。窥之,即向之哭而求者,而老翁亦在焉,正共饮啖,谈笑甚乐。朱始知肆中人之言不谬,初甚怒之,继而笑曰:“彼自[B220]言,我则不失为义举,庸何伤乎!”越五月,寇大至,居民逃避,临河无舟楫,死者甚众。朱与妻孥正傍徨水次,忽见一小舟,其操舟者即前所遇盐城人也,呼之即至,载与俱免,复厚酬之。

奇门遁甲

我家乡的乾元寺,在吴羌山下,背靠高山,面对大河,和县城隔河相对。寺前有条大路,但是过往的人很少。

我的同乡某人,和朋友一起在庙里读书。他的朋友喜欢学习奇门遁甲等方术,某人经常嘲笑他。

那个朋友曾经在有月亮的夜晚,拿出一把剑来,二尺多长,闪闪发亮。在树下挥舞,觉得空中有细小的东西簌簌的落到地上。舞完剑,捡起地上掉落的东西观看,原来是很多细树枝,被剑砍的一样长短。某人非常惊讶,想拿过剑来仔细观看,朋友说:“剑有神光,你要是拿着,恐怕对你不利。”仍然装到匣子里。

故事:古代志怪故事——遇骗不愠,奇门遁甲

一天黄昏,二人在山门外散步,朋友笑着对他说:“你经常笑话我学习奇门遁甲之术,今天想看看我的法术吗?”于是在大路中间画了一个圈,直径能有一丈。又找来几十块砖瓦碎石,分成八份,排列在圈外。过了一会,有个卖糖的白衣小贩,挑着担子,拿着小锣从这里路过,走到了圈子里。朋友说:“看吧,他要危险了,马上就会摔倒。”话音还没落,小贩踢到石头摔倒了,磕碎了货物,还伤了膝盖。在地上坐了很长时间才离去。某人问其原因,朋友说:“我布下的是武侯八卦阵,今天是火日,小贩的衣服和拿的小锣都属金,而且从惊门进来,从伤门出去哪能不摔倒呢!”

故事:古代志怪故事——遇骗不愠,奇门遁甲

第二天,某人又让朋友布阵,还没布置完,就听到对岸的城墙上有人厉声呼喊朋友的名字,说:“你又在这恶作剧吗?”朋友马上跪下说:“不敢,不敢。”听那个人的口音,像秦地人。远远的看着,好像脸很黑,眼睛很大,身体都被墙垛挡着,看不见。因为太远,面目也不是看的很清楚,而且接着就离开了。某人把朋友扶起来,只见他面如死灰,战栗不已。问他,只说:“是我师父。”别的啥也不说,告别了某人,迅速离开了,最后也不知道他师傅是谁。

【原文】吾邑乾元寺,在吴羌山之麓,背山而面河,隔河则县城环峙若屏幛然。门前有大道,然地僻山空,过者绝少。邑人某君,与其友读书寺中,其友喜习阴符奇遁之术,某恒非笑之。友尝于月夜启匣,出一剑,长二尺余,晶莹夺目。持而舞于树下,觉空中有细物簌簌落地上。舞毕,拾视之,乃树之细枝也,修短若一。某异之,欲把其剑,友曰:“剑有神光,触之恐不利于君。”仍匣之而寝。一日薄暮,散步于三门外,友笑谓某曰:“君常笑我读奇门书,盍一观我技乎?”乃中立于路,画地作圈,径可丈余;取瓦石数十块,分而为八,排列圈外,坐而俟之。少顷,有一人衣白衣荷糖担,手执小锣而来,走入圈中。其人素所识也,友曰:“殆矣,此人将蹶!”言未竟,果触石而颠,碎其所赍,且伤于膝,坐地良久乃去。某问故,曰:“吾所布者,武侯八门阵也。今日支干皆火,而其人所衣所持悉属金,且入惊门,出伤门,能无蹶乎!”翼日,某又请为之,布置未已,忽闻对岸有人从城上厉声呼其友姓名,曰:“汝又在此恶作剧乎?”友遽伏地叩头,曰:“不敢,不敢。”闻其声,似秦人也。遥望之,其人面,而目甚大,余为雉堞所蔽,且相距甚远,不甚了了,须臾便去。某扶其友起,面色如死灰,战忄栗不已。问之,但曰:“我师也。”诘其姓名,不告。后其友旋辞去,终莫知其师为谁也。

《右台仙馆笔记》

热点排行>>
图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