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史学纵横 > 史学参考 >

从明太祖制定的制度惯性看明朝死亡的一定性

公元1644年,明朝已经建设了两百七十余年,张居正革新也过了六十年,万历三大征也才已往四十年,怎么李自成的农民军一声炮响,北京城的三大营连个像样的反扑也没有,就土崩瓦解了呢?因为这两百余年来大明太祖高天子种下的恶果终于发作了。

虽然从小我私家情感角度来看,是很不希望明朝死亡的。因为明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由汉人统治的王朝,缔造了许多先进的科技、文化,而且国力连续的时间空前的长,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很是有节气的王朝。不外,从唯物角度看,明朝死亡也有其一定性,而这个雷,早在明太祖朱元璋时期就已经埋好了。

朱元璋是个政治天才,但两百年后的事情谁能推测呢?


公元1368年,大明朝在南京建设,随后其北伐军横扫整其中国北方,把堂堂蒙古大汗兼元朝天子元顺帝打回老家放羊去了。接着老朱继续消灭四川的明升和云南的元梁王把匝剌瓦尔密、辽东的纳哈出等盘据政权。又八次派兵深入漠北,大破北元的军队,排除了其对明朝疆域的威胁。外来威胁没了,全国开始太平了,天子是看那些和他一起打天下的兄弟们是越来越不顺眼了。朱元璋为了自己,也为了让子孙子女继续稳坐皇位,开始着手建立一套严密的制度,来禁锢天下人。

朱元璋身世底层,纯粹的泥腿子出生。当了天子后为了维护自己天子权威,建立了一套高度专治的中央集权制度。厥后又嫌宰相制度碍眼,爽性把这个延续千年的宰相制度破除掉,并把它写入执法。把全国军政大权高度集中到天子一人手上,为了更好地控制天下臣民,朱元璋还建立了一整套至高无上的森严品级制,这种品级制度事无巨细,天子该穿什么衣服,大臣什么品级该住什么屋子,就连黎民完婚都有详细的划定。总之,就一句话,天下人听天子的就行了。

明初乱穿衣服是要坐牢的


不外朱元璋也很清楚,这种高度集中的君主专治和“唯上是从”的森严品级制是远远不够的。谁知道这些贪官污吏会背着天子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那些不遵纪守法的刁民会不会在全国各地流窜,增加帝国统治成本。必须另立政策来禁锢他们。

因此就有了刑戳与监察为手段的监察制度和明朝钱粮制度,有了监察机构,明太祖可以随时知晓天下臣工对天子的威胁水平和对时政的看法。钱粮制度是以农业税为主,也就是说只要是明朝人,一律要用农产物等实物交税,这就是变相把农民禁锢在土地上。

太祖不仅制定了这些政策,还以执法的形式确定的这些制度的传承:(凡广线人,不偏听,所以防壅蔽而通下情也。《皇明祖训》)这些制度为大明奠基了两百余年的基业,但也给大明培育出两个毒瘤:吏治松弛、财政难题。

皇明祖训


吏治松弛

朱元璋一手建立了明朝监察制度,而且天子握有最高监察权。

在专制制度下最高监察权归于天子,整个监察历程都必须请旨举行,最后由天子裁决,御史只是皇权的御用工具。明代的监察制度也染上了中国监察的通病——由于明代皇权至重,监察官员的主要职能偏重与作为天子线人,天子心腹,因此他们的反贪作用是很有限的。

天子能不能听进御史的话全凭小我私家喜好


可是这些监察机构及其靠近权利焦点,也就越容易发生糜烂。而且监察机构还没有相应的制度予以监视,“唯上是从”在这里袒露无遗。

这也好明白,因为专制的中央集权,天下大事都由天子决议,而天子又管不了这么多事情,只能分一部门权利给监察机构,而监察机构又因为署理皇权获得更多的贪污受贿的时机。

明朝官员薪俸很是低,只能维持温饱,而大多数念书人寒窗苦读数十载,当了官发现自己连家人都养不了,他们会甘愿宁可吗?因此,他们就运用皇权给予的权利来给自己攫取实惠。

由于普遍的低薪制和署理皇权的特性,导致明朝政界到达了一个空前糜烂的水平。因为集权的特性,明朝权要机组成为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各级仕宦的运气牢牢掌握在监察官员手上,而监察官员也需要仕宦的供奉来维持奢扉的生活。因此,政界官官相护成为常态,弄权贪贿就成为当官的必备技术。要是不贪污,不受贿,反倒成为政界的一个奇葩。

明朝官员


到了晚明政界上

今之世局,那边非用钱之地!今之世人,何官非爱钱之人!臣起家县令,今居言路,如以官言之,则县官为行贿之首,而给事为受贿之魁。州县之俸薪几何?而上司票取,抚按荐谢,考满朝觐,有费至一千、二千、三千、四千者,夫此银非从天降、非从地出,而欲守令之廉,得乎?!至于科道,尤为膻薮,据臣两月内,辞馈金五百余。以臣绝无外交之人而有此,余可知矣。《崇祯长篇》

明朝政界的庞大含金量可见一斑,这样的政界自然吸引力绝大部门社会精英投身其中,而越来越多的精英投入其中,反过来加速了政界的糜烂,究竟千里做官只为钱嘛,海瑞这样的人只能是政界中的另类,基础存在不了多久。

朱元璋给子女制定的制度就像一个瘸子用破手杖,你是用也得用,不用也得用。大明朝就像一个瘸子,跌跌撞撞的渡过了两百余年,终于到了快撑不住的时候了。

崇祯继续的国家就是这样一个被政界硕鼠蛀空了基本的明朝,好像大雨中的茅草屋,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崇祯也不是不想把这些贪官污吏消灭掉。可是明朝之所以朽烂至到其时的田地,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

明朝官员糜烂的基础原因是朱元璋建立的那套高度畸形的中央集权制度,崇祯如果要让国家转危为安,就必须修改朱元璋的政治体制。

崇祯


可是经由两百余年的政治惯性,朱元璋建立的祖制改起来谈何容易,攻击糜烂是须要的,但还是由监察官员脱手。

问题是,在糜烂无孔不人的明末,衔命反腐的各级监察官员是不行能独善其身的。由这些被贪污糜烂朽烂了心田的监察官员去反腐,和贼喊捉贼有什么区别?天子派出去的监察官员欺上瞒下,一方面打着反贪的旗号向贪官索取行贿,从落网的贪官碗里分一杯羹。一方面又大量介入党争,成为政界党派的恶犬。试问,这样的监察体制,这样的吏治,这样的国家精英,大明还能好起来吗?

财政

而且,在王朝的末世中继续使用朱元璋的过时体制,也极大地损伤了明朝的经济能力。

因为明朝初年运河还没有疏通,军屯又生长得很扎实,徭役是无偿的。明太祖朱元璋定天下税亩八百万余顷(一亿两千万亩),征粮2950万石,下旨“永不起科”。今后,帝国的税赋就按这个数额收取,无论是新开垦的土地,还是增加的粮食产量,都不作为新的田赋起科。但朱元璋没有推测,时间是可以冲淡一切的,明初这个低的可怜的税收已经无法再满足后期帝国的开支。


为什么呢?朱元璋显着没有推测时代的生长,明朝后期的经济形势和明初有着天壤之别:朱元璋当政时中国是纯农业社会,土地税是国家的主要财政收人:明朝后期,工商业开始繁荣,并成为国家的主要税收泉源。

1.明代的税收过低,农业税低,商业税更低

2.明代的税收险些在二百五十多年的时间里没有增加(实际上是不停淘汰,农业税淘汰,商业税淘汰的更多)

3.明代晚期人们对任何一次增税的行为都叫苦连天,以至当政府试图增加钱粮时阻力重重

—— 《十六世纪明代中国之财政与税收》黄仁宇

明末商业化水平高的话就加商业税就行了,朱元璋制定的商业税尺度“三十取一”,以这个为基础再加商业税不就行了吗?其实没那么简朴,由于财富从农业转向商业,那些权要团体跟商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商业已经成为权要团体的聚宝盆,权要团体基础不容许别人触碰自己的禁脔。当天子想加征商业税时,都市遭到文官们的强烈阻挡。阻挡的理由也很简朴:“遵守祖宗成法”,而天子还不能和全体权要作对,在这种文官政治下,脱离了权要们则什么事情也干不成。可是辽东皇太极和西北李自成都要军费去攻打啊!于是崇祯只能加派以农业税为基础的“三饷”,崇祯举行“三饷”的征收其税不高,可是征收的人群却依然是那些早已经食不果腹,失去土地的农民,连吃的都没有,又那里有钱交税。这就导致及其严重的恶性循环,有钱的人不交税,没钱的农民要交一天比一天多的税。农民起义就像滚雪球一样,在三饷的基础上越滚越大。

明朝流民


明朝后期,在朝廷财力捉襟见肘的被动形势下,崇祯一方面在全国加派三饷; 一方面又维持庞大的权要机构和百万雄师,而这些还是必须保持的,丝毫没有裁剪的余地。就这样,崇祯用着一天比一天少的钱,去供养一天比一天多的寄生阶级,这样的形式,就算太祖朱元璋在世,恐怕也无力回天吧!

竣事

就这样,崇祯守着被贪污糜烂和财政难题蛀空的大明王朝,作为天子,崇祯纵然有心杀贼,惋惜在这套腐朽的制度下也是无力回天。

攻击糜烂吧,由于老祖宗传下来的人事体制是不行撼动的,而这样的人事体制又给帝国源源不停的发生贪官。面临满朝贪官,连老祖宗都解决不了的事情,崇祯如之怎样?

革新财政体制吧,朱元璋这个政治天才设立的财政体制传到崇祯期间已经千疮百孔,但又不容更改。明朝的财政体制就像一个行迁就木的人。开慢药,没效果;开猛药,又怕直接把帝国药死了。只好逐步等死了。

所以,当最后的时刻来暂时,崇祯孤零零地一小我私家去了煤山。不知道他在阴间见到老祖宗朱元璋,该怎么向朱元璋诉苦!

公元1644年三月,崇祯帝煤山自缢,明朝死亡。

热点排行>>
图文阅读>>